你好!
争青=镜子=一个镜
vocaloid china/arashi/mha/原耽
勉勉强强努力中的垃圾小画手
总之要勤劳!

© 争青 | Powered by LOFTER

【翔润竹马】男生宿舍里究竟会发生什么

😘😘😘夸夸她!

仰光。:

1.写给镜子的生贺。 @一个镜 


2.感谢试阅。 @玦珏含糖 


3.主虹笃的au校园段子体,私设有。ooc归我。




1.二宫和也拖着巨大的行李箱,走在宿舍楼的路上。


207,209,211……到了。


二宫和也按上了门把手,心中竟是有些紧张。




2.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屋内的交谈似乎是微妙地顿了一下。


很是热闹嘛……


二宫和也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正在玩儿扑克的三个人,内心毫无波澜地想道。




3.加上二宫和也,屋内一共有五个人。三个在玩扑克,还有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在一旁看着。


牌局进行到了尾声,那个眉清目秀的少年忽然从另一位少年的手中抽走了两支牌,放到桌上:“一对六。”剩下的两人摇摇头示意自己没有,那名少年挑眉道:“又是翔桑赢了。”


那两人看看自己手上的一堆牌,表情似乎是有些……绝望。


“小润你这个欧皇能不能不要再帮樱井翔了!!”




4.其实少年们熟起来也不过是十几分钟的事情,两三局扑克打完,樱井翔和二宫和也已经熟络得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他们所在的班级是理科实验班,分班考二宫和也的排名就在樱井翔的后面,仅差了他一分。当时樱井翔开玩笑说二宫和也会是他的竞争对手,看在舍友的份上可以让他一分,二宫和也笑着回敬他说你尽管试试。


谁都没有当真,可谁都当真了。


后来理科班第一和第二,全都在211宿舍。有次相叶雅纪这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还开了个赌局,买定离手,压谁第一。愿意陪他一起闹的只有大野智和松本润,一个压了樱井翔一个压了二宫和也,最后是松本润赢了,他押的樱井翔。当时全宿舍都在猜相叶雅纪说的神秘大礼是什么,只见相叶雅纪一脸严肃地从行李箱里掏出一套考试真题模拟训练,二宫和也第一个憋不住笑,反手就是一巴掌pia了他的头。




5.宿舍一共有五个人,舍长是大野智。至于为什么呢,这要从刚开学那会儿的军训说起。


大野智那时候,还是个白的反光,白的耀眼的小可爱。他的肤色出众到让教官在人群中一眼就将他挑了出来。“男生队列里那个最白的,对,就是你,你来当男生方阵的Leader。”


在选举舍长的时候,相叶雅纪悄悄蹭了过来:“你还记不记得大野智是Leader的事儿……干脆咱就投他是舍长吧?”二宫和也思索片刻,点点头表示同意,然后看着相叶雅纪用相同的方法,让樱井翔和松本润点了头。


211宿舍的舍长是大野智,就这么被决定下来了。并且好长一段时间里,大野智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莫名奇妙地成了舍长。在宿管来登记的时候,二宫和也戏谑地喊了声利达,结果其他人也非常积极地跟着喊利达,搞得大野智一愣一愣的。至于211众人引发“大野智=利达”的潮流,甚至连班上女生都喊他利达,那就是后话了。




6.刚开始那几天,所有人都踌躇满志地打算每天早起去食堂买早餐。结果一个星期后,“早起计划”宣告破产。而松本润与二宫和也的叫醒计划,也在无数次的实践里宣告失败。


有次二宫和也与隔壁班的村上信五谈到了这个话题,村上信五摇着头叹气:“nino啊,你们宿舍好歹坚持了一周,我们只坚持了三天……最过分的还是大仓忠义那个家伙,明明说好两个人一起去买早餐的,结果……”


“我都已经爬他床去拉他了啊!!结果他闭着眼一直重复同一句话!!No we can't!!”


今天的村上麻麻也是操碎了心呢。




7.某天,相叶雅纪神神秘秘地凑了过来,对二宫和也说:“你知道吗,来的时候我在总武线上看到了一个和你特别像的人,还穿着我们学校的校服!”


二宫和也嘴角一抽:“相叶雅纪你……半个学期了都不知道我坐的也是总武线??”


“啊?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相叶雅纪茫然。


“我以为你知道啊!!混蛋相叶氏!”




8.相叶雅纪是个大天然,是全宿舍有目共睹的。某天晚上,大家都在坐着各自的事情,忽然一声哀嚎打破了宿舍里安静的氛围:“我耳机的耳塞不见了!!”


二宫和也放下笔,转头看向了上铺的相叶雅纪。他坐在床上,正在努力寻找耳机上的那个小小透明耳塞。对床上的樱井翔也抬起了头,安慰道:“没事,不会丢的,你叫利达看看床底下……”


找了半天,相叶雅纪还是没有找到他的小耳塞。到最后连阳台上洗衣服的松本润都探头进来关心进度。


就在大家快要放弃的时候,相叶雅纪忽然大喊一声:“我找到了!”三人抬首望去,只见相叶雅纪神情严肃地从自己的耳朵里掏出了一个无比眼熟的耳塞:“它……卡在里面了,我都没感受到……”




9.松本润有点儿偏科,松本妈妈便决定送他去课后辅导。于是,每周三的晚自修,松本润都会消失上那么一段时间。宿舍的大家都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有天松本润回来后轻描淡写地跟大家说他遇到几个邻校的不良了。其实这事情说起来似乎也不算什么,就是几个人拉着松本润试图借点钱花花,松本润顺从地给了钱然后跑了,那几个不良看清楚手上的十几块钱对着他的背影喊了句你给我等着。


樱井翔闻言叹了口气说你怎么跟他们扯上关系了,这就不太好搞了。相叶雅纪问他为什么,樱井翔语气平淡地说他以前也是不良。一阵诡异的沉默之后,大家都坐不住了,以樱井翔为首的211紧急会议连续召开了三次,最终决议是每周派一个人陪松本润上课。


事实证明,樱井翔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在某个黄昏,陪松本润一起穿过小巷的二宫和也猛地发觉自己被包围了。




10.松本润也察觉到了异样,他抓住二宫和也的手臂,用唇形询问着怎么办。


二宫和也用唇形回他,跟紧我。


松本润会意地点点头。


二宫和也转回视线,深吸一口气,脑内不断地重温着自己的作战计划。他拉着松本润一步步慢慢后退,背靠墙壁。另一边,松本润已经在不断地同对方聊天试图转移他们的视线。对方有三个人,为首的是那个高个子的……是时候了。二宫和也悄悄地从背包旁抽出他的玻璃水瓶,尽量不引人注目地转开了瓶盖。


砰,瓶盖落地时还是有人看了过来。


不过不要急,已经来不及了——二宫和也向着那个头头泼出了瓶中液体。


对方的阵脚乱了。为首的高个子痛苦地大喊出声,捂住了脸。二宫和也收回手,顺势往墙上一抽,瓶子的下半部碎了,留下了二宫和也握着的瓶颈和尖锐如刃的瓶身。趁着局势一时混乱的时候,他拉着松本润,大吼了一声跑。




11.尽管事前五个人对小巷的地形有所探查,但他们还是在小巷中绕来绕去出不去。一面要提防那帮不良追上来一面要寻找出口,实在是一件很耗体力的事。何况,那帮不良看起来像是本地人……。


这个选图劣势太大了啊啊啊!!二宫和也的内心在怒号着。


幸运女神没有再垂青他们,最终他们还是碰上了。虽说为首的大高个眯着眼冷笑的表情引人发笑,但二宫和也与松本润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他们的怒火。


因为其中的一个人掏出了小刀。


二宫和也伸手护住了松本润。对面的持刀小哥渐渐逼近了:“还想逃吗……不枉我们找了那么久,今天晚上做个了断吧……居然伤了大哥我们不会放过你的……”


二宫和也一边听着他的中二发言一边盯着他那微微发抖的手。拿着刀装样子和拿着刀砍人是有真正的区别的,十几岁的年龄,是很难拥有背负一条人命的觉悟的,倒不如说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会拥有这种觉悟。二宫和也叹了口气,飞起一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将他的刀给踢飞,在那小哥错愕的目光下擒住他的手腕,将玻璃刃抵上他的下巴。


“不想死的话,就乖乖别动。”二宫和也瞪了一眼他的同伙,那个家伙正试图去捡刀。




12.“你们在干嘛!”一声大吼惊醒了两边人。


二宫和也像是被吓到了一般,半截玻璃瓶脱手而出,直直坠向地上,完成了它的使命,碎了。他从善如流地举起双手:“这位先生——我和我的朋友遭遇了清钱,他们甚至有刀。”


不一会儿,在场五人全部被拉去做了笔录。松本润拿出一支录音笔,交给了警察:“这个是事情的始末,在我看到他们的时候就开始录音,不知道录了多少。”


根据录音笔的内容显示,那三人的确是进行了恐吓清钱,甚至还录到了一小段两人在小巷中逃跑的内容。


“为什么没有他……他威胁我们的那段!”为首的高大个惊恐万分地替自己辩解。“他们……他们有刀!我们根本没做什么!”


“监控,刀,人俱在,你还想干嘛?不要给别人泼脏水了,好好想想检讨怎么写吧。”一位年轻的片警似乎很讨厌他们的这种行为,撇了撇嘴不肯再理他们,甚至还出声安慰了松本润与二宫和也。


对方的确是惯犯,警察局对他们很是头疼。之前也有人报案,但是性质和情节没这么严重,念于是初犯,教育完就放人了,但这次应该没那么简单。目前已经联系了两校的领导和双方家长。




13.“快点谢谢堂本先生!”


“谢谢你——!”


是二宫和也与松本润在自家母亲的授意下感谢了那个刚好路过的报案人。


“要不是堂本先生,这两孩子可能就受伤了……”“就是,真的太感谢您了。”


那位堂本先生淡淡地说:“不用谢,毕竟是J校的学生……而且,他们都是聪明的孩子。”


二宫和也感受到了他有意无意的视线,试图朝他咧开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


“这孩子挺聪明的,但是要自己小心。”临别前,那位堂本先生这么叮嘱。


两位母亲都以为是指人身安全,但二宫和也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14.这件事前前后后折腾了快一周,他们才得以脱身。


闲下来了,松本润忽然想起二宫和也刚开始泼的水,问道:“你刚开始泼的是啥啊,该不会是硫酸吧??”


二宫和也偏头想了想:“哦那个啊,nino特制超酸柠檬水,我可是掺了两颗柠檬哦。”


难怪那个高大个一被泼了就睁不开眼啊!!松本润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


二宫和也见状,爽朗的笑了,伸手揉了揉他的头。




15.宿舍的三人终于等到他们回来了,花了一个晚上听他们讲这次的历险。听到后面,樱井翔咋舌:“二宫和也你是真的……厉害。”


最后大野智总结:“大家没事就好,遇上什么事情一定要说,都能解决的。”


散会后樱井翔拉着松本润去开小会了,大野智不知道跑去哪个宿舍串宿,就留下了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两个人。


沉默,一阵诡异的沉默。


就在二宫和也打算随便找个话题打破沉默的时候,相叶雅纪忽然起身,紧紧抱住了他。


“下次,可不可以不要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


“我会担心。”


二宫和也所有的没话找话和插科打诨都被噎了回去。


他抬手回抱住相叶雅纪,轻声说道:“好。”




16.又过了几天,晚自习结束后大家三三两两回了宿舍。二宫和也与相叶雅纪因为留下来问题目所以是最晚到宿舍的。他们一推开门,就看见大野智正拿着个蓝色瓶盖的玻璃水壶陷入沉思。听到了开门的响动,他头也不抬地指指桌上的两个包装盒:“sho-chan送的,说是一点心意。”


等樱井翔洗好澡推开门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宿舍四人坐成一排齐刷刷地盯着桌上排成一排的玻璃杯子。


一家人最重要的是整整齐齐。樱井翔脑内只剩下了这个想法。




17.不出意外的,五个人又夜聊至凌晨。


第二天早上,除了大野智,其他人都昏昏欲睡。好吧,其实大野智也是一副神游天外的表情,不过他多数时候也是这样,就姑且算是正常状态了。正在讲课的老师隐晦地提了好几次“请同学们振作一点”后,深吸一口气,手中的粉笔头精确地砸到了松本润的桌上。“松本同学,我不知道你昨天……”


“妈妈!”原本趴着打盹的松本润一个激灵,脱口而出。




18.松本润难受。


松本润委屈。


难受委屈的松本润决定早睡早起。


决定早睡早起的松本润打算拉着舍友们一起。


夜。


“都快点洗!十一点半我要关灯!”已经洗好澡的松本润双手叉腰,严肃地对众人说道。


“小润你是认真的??”大野智的面包脸,微微震惊!




19.一阵兵荒马乱之后,看着乖乖躺着各自床上的舍友们,松本润关灯了。“明天要早起哦!”松本老师叮嘱道。


没过多久,黑暗里响起了一阵细碎的声音。


松本润悄悄翻下了床,打开灯,将偷偷吃饼干的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抓了个现行。


“是他问我要不要吃的!”二宫和也拿着饼干,满脸无辜地指着同样拿着饼干的上铺相叶雅纪。


“你们不要闹了!好好睡觉!”松本润鼓起脸,把不省心的舍友教育了一番之后,又一次把灯关上了。




20.但是故事哪有这么简单呢。


就在松本润迷迷糊糊将睡未睡的时候,有人敲了敲他的床架子。


“小润,小润,你睡了吗?”


“唔……”松本润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没怎么搭理声音的主人。


“小润,我睡不着,我们来聊天吧!”


“小润,今天那个一次函数你听懂了吗?要不要我给你讲讲?明天一起吃饭好不好?你想吃哪家……”


“樱井翔你给我闭嘴睡觉!!”


“…………我想吃意大利面。”




21.被自己的上铺樱井翔吵醒的松本润跑去开了灯。


他看着一个个翻身坐起的舍友们很是无语:“你们看看利达,人家已经睡着了。”


二宫和也瞟了一眼大野智的床位,发出了迷之嗤笑:“J你现在走过去,别出声看看。”


松本润依言照做了。


他隐隐约约听到看起来乖乖躺着的大野智在喃喃地说些什么。


“黄花鱼,带鱼,鱿鱼,偏口鱼,鳕鱼、鲳鱼、鲈鱼、鳗鱼、马哈鱼、石斑鱼、马面鱼、大花尾……”




22.第二天早上也依旧是个哈欠连天的早晨呢。




23.非常少见的,相叶雅纪提了个蛋糕盒子来。


樱井翔捅捅二宫和也:“是相叶桑生日吗?”二宫和也摇摇头:“他的生日在平安夜。”


“其实是我弟弟的生日啦……蛋糕吃不完母亲让我带过来分你们。”相叶雅纪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大野智和樱井翔的眼睛亮了。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24.众人商量着把蛋糕分成了五份。


樱井翔快速地吃完了自己的那份,眼巴巴地看着松本润手上的。松本润叹口气,将蛋糕递给他。“诶诶这怎么好意思呢!!”话是这么说,樱井翔还是伸手接过蛋糕,一脸严肃地吃了起来。一旁的大野智也吃完了自己的蛋糕,转头看向二宫和也放在桌上动都没动过的蛋糕。“你吃吧。”埋头打游戏的二宫和也头也不抬地说道。


看着心满意足吃蛋糕的两人,相叶雅纪嘟哝着:“我也还想吃……”松本润提醒他:“这是你从家里带来的,真是搞不懂你们甜品部。”




25.这个故事叫做211甜品部成立秘话。




26.某天放学。


“嘿二宫!要不要一起打球?”生田斗真问道。


“不了,我去找他。”二宫和也说着,指了指身旁的空位。


熟门熟路地走到二楼吹奏乐部,他故意没打招呼,悄悄地推开门,想给相叶雅纪一个出其不意。结果,刚推开门,他就愣住了。


相叶雅纪拿着萨克斯,站在窗边的位置。秋日的日光毫不吝啬地撒在他的身上,给他镀上了一层温柔的金边。


沐浴在阳光里的相叶雅纪就像是会发光一般,温柔而又夺目。


真好啊……相叶雅纪。


“喂,小和,你怎么了?”回过神来,相叶雅纪已经收好萨克斯,走了过来。


“啊……没有……你们排练的歌太好听了,我听入迷了。”


“啊是吗?只是雏形啦哈哈哈哈哈哈……”


“这首歌叫什么名字啊?”


“《蓝色的爱》。钢琴曲改编的。”


“那还挺合适的嘛……”


“合适什么?”


“没什么。”




27.中午,相叶雅纪与二宫和也一同回了宿舍。


“今天只有我两吗?利达他们呢?”看着空无一人的宿舍,相叶雅纪问。


“利达去图书馆了,sho桑他们好像是留校外吧……我先睡会,时间到了你叫我。”二宫和也伸了个懒腰,爬上了床。


“啊,好。”相叶雅纪答应了,并拿出作业开始写。


这个方程式怎么这么难呢。


想不出来。


好难。


相叶雅纪放弃思考,但是他又陷入了一个新的疑问。


……为什么二宫和也这么好看?!




28.相叶雅纪盯着二宫和也看了五分钟。


然后发现这是个无解的问题。


于是他决定更进一步地观察。


啊,他的睫毛好长。


鼻子好挺。


嘴唇看起来很软。


……要不要试试看?




29.相叶雅纪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努力挣扎了五分钟,相叶雅纪心一横,闭眼,低头。他的理智最后拉了他一把,他的唇落到了二宫和也的脸颊上。


……也是软软的。


相叶雅纪起身,去厕所洗了把脸。




30.相叶雅纪走到阳台后,二宫和也就睁开了眼睛。


“这个笨蛋……”二宫和也呢喃,然后用手捂住脸。


他的嘴角是上扬的。




31.在这个爱与暧昧并存的年纪,有时候不需要解释太多。又或者是当事人不愿意解释那么多。


下雨天共用的那把伞,夹到对方碗里的不爱吃的食物,不经意间牵起的手,又或者彼此心知肚明的那个吻。




32.某日。


“那天午后,你和相叶雅纪……”松本润晃到了二宫和也的面前,用陈述的语气讲了一句问句。


“你要是敢去问他,我……”二宫和也头也不抬,语气不善。


“我就知道你是醒着的。”松本润轻笑。


“我建议你结束这个话题,不然……”二宫和也眯了眯眼。


“不然怎么?”松本润挑衅道。


“不然我就叫樱井翔对你做一遍相叶雅纪做过的。”二宫和也平淡道。


“你……”松本润的表情僵了一下。


哼,我要治你还不容易?小皮孩。二宫和也心想。




————END————




写给镜女士的话。


(普通读者可看可不看,内附部分正文注释)




生日快乐,恭喜你又老了一岁。


生贺不知道写什么,原本有几个au想写,但构造都挺大的,怕自己把握不好。考虑到你办法体验住宿生活,就写了这个住宿生活段子体。为了营造更好的阅读体验,下面就由我,仰光女士,亲自下场来解释每一个梗背后的故事。


1-4.211是我住的宿舍。当时也的确是因为玩儿牌才将局面破的冰。不过牌是我带的,当时玩的是UNO。


5.我们宿舍的舍长是怎么选出来的,我还真不记得了。但是班上的确有个男生,因为天天被他们宿舍的人喊舍长,带的全班都喊他舍长。


6.刚开始那会,大家都很积极,六点半起床只为整整齐齐吃二楼。我们食堂是分一二楼的,二楼的相对高端一些。不过我们没坚持几天,因为有的人起不来(比如我)。有段时间我甚至是睡到七点钟才起来洗漱然后冲去教学楼。每天上演迟到惊魂(。)现在没有啦,早睡早起身体好。


7.我是从双分站坐车直达的,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慢慢地发现究竟有哪些认识的人坐这路车,他们又大概是几点出没。


8.这是真事,发生在我的一个舍友身上的。她是个直爽女孩,和我三观很合。现在去理科班了。


9-14.这个是一个我想写很久的梗。打架的头脑派二宫先生真帅。那个堂本先生是扣酱。没有写出来的背景设定,他是这个学校前几届的学生,现在混得蛮成功的。


15.推一下本单位,直球治傲娇。


16.玻璃瓶是私心,sho桑的想法大概是→如果遇到同样的处境可以多一个自保的东西。瓶盖颜色对应应援色。


17.梗来自vs岚20180809校园岚部分。


后面就不写注释了,都是虚构的了。


其实这篇文写着写着是偏离了最初的大纲的,原本设定好的一些东西都没有塞进去,而且原本也没打算写这么长。不过这样也挺好的。就是后面忍不住推了本单位,果然我是个恋爱脑。蓝色的爱这首钢琴曲是我一听就爱上的,现在刚好用在这里。


故事停在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也许以后有灵感了会继续写下去,也许……


希望你能喜欢这篇文,因为保密需要所以没有公开(主要是无法和你一起探讨),不知道自己写的怎样。


静,我们认识十年了,这个日期每多一年我都很庆幸。我两给对方庆祝生日也成为一种习惯了,今年你给我画的贺图真滴是太好看啦!你的上色进步了好多。我原本有些惶恐,怕自己给你的不够好,和你给我的不等价——后来想想,是我顾虑太多了,感情这种事情本来就是讲不清的。


我们的关系能给我一种奇妙的安全感,我希望这种安全感能够持续很久,久到我们头发都白了。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你是个有趣的人。


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请照顾好自己,很少见你露出疲态,应该是自己有好好调节。但我还是会担心,偶尔也多依赖一下别人吧。


很高兴认识你,新的一岁也请多指教。


物质上的礼物我21号交给你。


祝一切顺利。




苏浅瞳。2018.08.17。



 
评论
热度(91)
 
回到顶部